您的位置: 深州信息网 > 星座

末世到修仙 第三百九十四章下风

发布时间:2019-09-26 04:14:45

末世到修仙 第三百九十四章下风

沉沉的小山,似被无形的大手托住般,在狂风中竟是缓缓向上抬了抬,左乘风同曲临江同时冷哼了一声,小山四周萦绕的吞吐不定的火焰猛的暴涨,温度陡然升高到了一个很难忍耐的程度,“噼里啪啦”的清脆暴鸣声中,叶楚的剑气在不断的被消磨。

“呜!”不过数息,剑气带起的狂风消散,锋锐凛冽的剑气竟似从未出现过,被这汹汹的火焰消磨殆尽,那青红色的小山在火焰的裹挟之下,又重重的压了下来。

“噗!”一口鲜血喷洒而出,叶楚脸上的红晕蔓开,整张脸红通通的,额头上、后背上的汗水被火焰的高温蒸腾,整个人如同被煮了般,冒起了白烟。这却是她的经脉、丹田已然负荷不了这接二连三的剑气急速暴发,对剑气的绝对掌控有了崩溃之兆。

这两人如今尚未对她下杀手,无非是双方修为相差太多,他们笃定叶楚努力挣扎却回天乏术之下的些许戏耍的趣味。说白了,就是猫吃老鼠之前的戏弄,叶楚越挣扎越凄惨,他们的兴趣就会越高涨,就不会在一时三刻之间痛下杀手,而斩杀叶楚需要的时间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拖长。

刚刚的全力一击,叫叶楚知道她的反击是多么的无力,所以如今的情况之下,为了多拖延上一些时间,叶楚眼中闪过一丝狠绝。

“噗!噗!”叶楚再次喷出了数口鲜血,持剑的手臂上道道尚未愈合的伤口再次的崩裂。眼角崩开,滴滴鲜血滑落,双腿颤抖,她的身形开始了摇晃,却仍是有几分疯狂的调动着体内的剑气,拼命的抵抗着。

看上去凄惨无比,然而她的心头,却是平静冷厉。微垂的左手,灵活划动着,数点的锋芒随着她的手指起舞。这细小的动作。淡淡的锋芒波动俱是隐藏在了她凄惨无比的表象之下,并没有引起对面两个元婴的半分注意。即便是注意到了,他们也不会放在心上,一个金丹即便是再有手段。对上了两个不弱的元婴中期修者的联手截杀。除了死。别无他路,些许不痛不痒的反抗,他们就只当做是乐趣了。

手指飞快的舞动着。鲜血一滴一滴的洒落,叶楚的双眼微微眯起,血肉模糊的左手一顿,“雷!”叶楚的面容狰狞,厉喝了一声。就见狂风呼啸,元气激荡的高空之中,慢慢的显出了一道雪亮的光,蓄势了几息之后,如同成人手臂粗细的一道紫色雷霆直劈而下,刺耳的“刺啦”声,紫色的雷霆扑向了那座火焰翻腾的小山。

“咔咔!”一连串儿的清脆碎裂声,熊熊的火焰被电流击散,青红色的小山显出了本来的面目,之后一道道裂痕泛起,它碎成了一块一块,自半空之中坠落,化作了天地元气消散。

这般情形,明显超出了预计,左乘风同曲临江的面色同时一变。这一次,眼中的戏谑、轻视竟是不见了踪迹,看向叶楚的目光中不在是轻松之色,而是带上了几分凝重和冷厉。

左乘风的嘴角还是带着丝丝的笑意,声音柔和,完全没有刚刚要叶楚命的狠辣,颇有几分前辈修者赞赏后辈之意,“小姑娘不简单啊,这是四品的引雷符阵?我观之,威力较之正常的引雷符阵要大上很多啊!可是有什么诀窍

末世到修仙  第三百九十四章下风

?”

“前辈可是在说笑?!”叶楚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向了他,这里头自然是有诀窍的,但是她们可是敌对的立场,刚刚差一点她就被砸成了肉饼,烧成了焦炭,转头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问人家的独门秘技,这是不是太瞧不起人了,真当她傻么?!

“这话说的!”左乘风朗声长笑,一脸的温和,“我总是要问问的,万一你愿意说,我们俱是能够省去很多的麻烦。毕竟搜魂你会魂飞魄散,而我却会有损阴德的,且,还有可能得不到完整详细的信息啊!”慢条斯理的将白皙的手掌探出,一柄翠绿的碧玉小剑缓缓的出现在他的手掌心儿中。

这是要动真格儿的了!叶楚的心头一沉,默算了一下时间,对于动作慢吞吞的秦天青破口大骂!当时拍着胸口说必定及时支援,这就是他的及时?叶楚这里拉拉杂杂又废话又吐血的,好容易拖到了约定的时间,他竟是没有出现!果然是年老体衰,走不动路了吧!猪队友!

这般想着,叶楚手中的长剑微扬,翻手扣住了一片青色幽幽的鳞片,若是逼不得已,既然是再讨厌那货,她也是要召唤神龙的了!

“嗷呜!”一声奶声奶气毫无威慑力的怒吼声响起,刚刚夹着尾巴逃走的小白狗,风一般的窜了回来,轻巧的跳到了叶楚的头顶上,呲牙咧嘴的朝对面两人低声的咆哮威胁着。浑身的白毛炸开,小小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脊背弓起紧绷,紧紧的薅住叶楚的一撮头发,怎么看都是一副色厉内荏的模样。

左乘风的眼角一抽,嗤笑了一声,“你倒是有几分人品,虽然这个小东西刚刚逃了,却是还肯跑回来同你同生共死,着实叫人羡慕啊!”他的面上温和的笑意首次消散了,一抹冷厉的杀机浮现,“不过,这种无谓的义气,却是最愚蠢的,既然回来了,就不必再逃了。”虽然这小白狗左看右看都是一只稍有灵性的狗,不值得他们追着不放,但,既然它自己不知道珍惜,又送上了门来找死,便是不要怪他顺手的斩草除根了。

这蠢货!叶楚叹气心头放松了下来,她在这小白狗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细微的剑气,叶楚松开的眉头便是又紧皱了起来。熟悉又陌生的波动,陌生又熟悉的味道!

眉头紧锁,叶楚的视线四处游移,之后,她想到了什么般努力的挺了挺脊背,抓紧了手中的剑,似是兀自不肯死心的模样开口道,“晚辈好歹也是归元谷的弟子,前辈无缘无故的便是要斩杀我,不仅如此,还不依不饶的要叫我魂飞魄散,莫不是欺我归元谷无人么?!还是欺我无宗门师长撑腰?!”(未完待续……)

如何去南京新协和医院
如何到南京新协和医院
谁知道南京新协和医院好不好
有人在南京新协和医院治好吗
到南京新协和医院怎么坐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