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深州信息网 > 历史

张立我们离看客时代有多远

发布时间:2019-11-09 18:08:19

张立:我们离看客时代有多远?

12月7日下午,广西藤县市民阿言(化名)告诉,12月6日下午2时许,他经过西江大桥时,看到一个穿黄色衣服的女子站在桥梁栏杆外,在距该女子约30米处挤满了围观的群众,这时已经有警员在现场,并劝导行人不要靠近欲跳江女子。他看到站在桥梁栏杆外的女子拿起打,通话时长约2分钟。但直至女子沉入水中,仍未见专业搜救船只到达现场。(中国青年12月8日) 女子因个人不能解决的问题而跳江,引起路人的围观。在跳江现场,聚集着看热闹的一干人等,警察也到现场准备救援。女子在简单的沟通后,选择了跳江,虽经救援,但仍未能挽救一个年轻的生命。斯人已去,可悲。但围观者只拍照不施救的冷漠,和警方难以有效救助的短板,很难说不是在营造着看客的现实围栏。 经济发展了,很多人生活富裕了,但精神世界却仍然没有富裕,甚至反而饱暖思淫欲、思邪欲。在他人有自杀打算和准备自杀时,闲散的人总会在第一时间里围观着他人的不幸,为他人的自杀添油加醋。看客就这样被一个个塑造出来,一个看客时代,就在公众的窥视他人不幸中若隐若现起来。 在广西女子跳江事件中,警察的救援也引起非议。当广西这位跳江女子是否跳江的过程中,是有时间间隔的。在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警方虽然打了,但依然没有专业的救助船只到达现场。不知道当时出警的警察有没有会游泳者,但警方未能有效协调引起了友的广泛质疑。 某种程度上,看客心态已经发展到了让人不忍直视的地步。有人在微博上直播自杀。因为“不想死了”,有的友竟称“你必须死”。有人因债务问题、薪金问题等原因跳楼,围观者称“快跳”“不跳不是纯爷们”的叫嚣。很难想像,当他人遇到困惑险境时,不是伸手拉一把,而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小”的心态。有的甚至是当事者没有自杀的最后决定,反倒是在围观者的催促声中自杀身亡。这种叫嚣型看客,与杀人者有何区别? 互联的存在和发展,将本来就存在在一些人内心的围观心态无端放大。似乎不看到血淋淋的图片或现场就心生不快,不看到亲人的痛哭流涕就不罢休。作为事件当事人,跳江行为,或者借助微博直播自杀,本身就是想引起他人的关注,无形中成了他人“分享”快感的“影片”,助长着看客心态。对于那些身处困境中的人,不要做无畏无知的事,就是对自己的负责,对看客心态的一种主动灭火。对于一些友、围观者,拒绝起哄式的看客行为,也是对自己精神的自我救赎。 鲁迅先生早就将中国人看热闹的心态描写的淋漓尽致。一个个围观者看被处置的罪犯,围观者“就像被抻长了脖子的鸭子”。虽经时代变迁,这种看客心态非但没有减轻,反倒在一些人的内心里存在、滋长。 因感情纠葛、债务纠纷等一时难以处理的问题而寻短见者似乎成为一种报料的热点。但凡有这样的信息,媒体或围观者总能第一时间直播。无形中,直播的人多了,施救的人少了,看客就自然多了。 当然,我们也看到,在一些热点事件中,除了有冷漠者,也有伸出援手的热心人。即便是在微博自杀友称“必须死”的事件中,也有部分友给警方打,协助警方寻找自杀者救助自杀者。也有帮助患重病家庭而上演的“全城吃面”这样的义举。或许正是这些感人的义举,在分秒必争的参与中化解着围观者的冷漠。 不要轻易围观他人的不幸,不要对他人的不幸无动于衷。倘若如此,我们也就真的不幸了。援用中国最古老的话语,“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人人不做围观者,我们才能与看客绝缘,我们才会远离看客时代,与幸福牵手。 张立

:罗莎)

冰雪
商业专用设备
葵青笑话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