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深州信息网 > 历史

罪赎世界之复仇 第三章 百官叩首,民声鼎沸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6:37

罪赎世界之复仇 第三章 百官叩首,民声鼎沸

前线噩耗第二天一早就在朝廷上、百姓间传开了,华玉儿听到消息便晕了过去,而封辰泽姐弟二人显然对这个消息不敢相信。

中午

,一道旨意有如屋漏之后的连夜暴雨在彻底粉碎了封家人希望的同时再次给封家以沉重的打击。

“陛下有旨,罪臣封天岳用兵武断,未提前向朝廷禀报便擅作主张,与敌方军团主力展开决战,打乱我国战略部署,严重影响国家的军事策略,家属连坐,元帅府佣人发配西疆落日城。封天岳所有家属立刻下狱,三日后午时在南阳门斩首示众!”

“怎么可能!”听完宦官宣读圣旨,封辰泽第一个怒吼出来,他不信自己的父亲会死,甚至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战败,强忍着眼圈的泪水倔强地看着眼前的宦官及一众官兵,封辰汐则是在一旁不住抽泣。

“我不信!我不信国王会如此对待我们封家!”

“是啊!我们封家为国家做了多少贡献?凭什么翻脸不认人?”

不知谁喊了一声,封家的家属、佣人们纷纷嚷嚷起来。华玉儿则是泪流满面沉默不语。

“夫人,别让我们为难,我们也是执行旨意,没办法的啊……你们还是自己进囚车吧,杂家不想对你们动粗。”宣判旨意的宦官对华玉儿诚恳道。

华玉儿抬起头看了一眼宦官,似乎仍然不相信所发生的一切。

“夫人,旨意在此,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还是别为难我们吧。”面对一言不发的华玉儿以及抱怨连天的封家亲属、佣人们,宦官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再次督促道,同时把圣旨又往前递了递。

华玉儿伸手接过圣旨,宦官暗松一口气,无论结果如何,华玉儿接旨,自己的第一个工作算是完成了。华玉儿展开圣旨一字不落地读了一遍,随后又再次从头到尾确认一遍,黄纸黑字,朱红玺印,虽然华玉儿仍然不能相信,但也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

“大家都静静,别嚷了,相信国王只是一时被怒气冲昏了头脑,会给我们一个公道的。”华玉儿强做镇定道。

华玉儿在封家还是很有威信的,一句话人们便安静下来。无奈一道圣旨,让本已沉痛的家人们雪上加霜。

封府上下一众家属共计七十六口在没有任何被粗暴对待的情况下钻进了囚车,最终落入天牢之内。

天牢内,封辰泽和一个看上去三四十岁的人被关在一个牢房内,封辰泽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向同牢房内的男子问去:“叔叔,您说,父亲真的败了吗?父亲的烈焰军向来无敌,怎么就会败了呢?而且即使真的败了,父亲修为极高,也能自保才对啊。”

被唤作叔叔的中年人仿佛是不相信事实“泽儿,我也不相信大哥能够战败,但是传闻即使有价,但圣旨做不得假,又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父亲应该是英雄,对吗?我在皇家学院里的老师们都这么说。”封辰泽抬起头来,眼睛里噙着泪水直直的看着自己的叔叔,倔强地不让眼泪流出来。

“没错,你的老师们说的对,大哥他立下那么多功劳,对国王陛下又有救命之恩,和国王陛下那么亲近,国王陛下一定是被一时的愤怒冲昏了头脑,相信我们一定会得救的。”叔叔安慰着封辰泽。

“父亲败的蹊跷,我们封家被下狱也是冤枉。”封辰泽牙关紧咬,双拳紧握,浑身不住颤抖。

“……”叔叔无言以对,他何尝不是这么认为的呢。

另一边的女牢,封辰汐和华玉儿被关押在一起,此时小姑娘满面泪痕,原本干净的小脸已经哭得脏兮兮的,空洞无神的眼睛,女孩子的承受能力远远及不上自己的弟弟,显然已经处于失魂落魄的状态。

封辰汐伏在华玉儿的怀抱之中,“娘亲,我们是要死了吗?”

“别乱想,孩子,一定会没事的。”虽然明知希望渺茫,可是华玉儿却不知怎么安慰自己这最心爱的女儿。

“娘亲,我怕……”

“孩子,别怕,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你爹爹在朝野里有很多好朋友,他们会为我们说情的。”华玉儿紧紧的搂着自己的女儿,她深知女儿从未经历过这么大的变故与打击,即使平时的家教再好也不可能让女儿成熟到能看破生死的,而对于她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不知过了多久,封辰汐哭累了,就在娘亲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三天过得很快,没有想象中的特赦,有很多官员都来探望过,也表示过要想方设法向国王谏言,请求皇上赦免他们,但最终都是泥牛入海,没有回音。

第三天巳时,牢门被打开了,牢头无奈的将一家七十六口锁上交到了监斩官的手里,他又何尝不希望那位冷血的国王能够回心转意呢?

“娘亲!姐姐!”再坚强倔强的少年在面临即将生离死别的亲人也终于忍不住,泪腺决堤。

“儿子!”

“弟弟!”脆弱的亲情在无上的威严面前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母子女三人已经哭成泪人。

一家七十六口被推搡着进了囚车,囚车起步,缓缓向法场驶去。民众不知何时已不约而同站在大街上。

“封元帅战功赫赫,国王凭什么处死他的家人?大伙说是不是?”不知哪一位义愤填膺的民众喊了一嗓子,顿时群情激奋。

“是啊!封元帅是我们国家的大英雄!国王为什么要处死他的家人?”

“就算打了败仗又能怎样?封元帅以死明志还不够吗?”

情绪激动的民众竟然主动堵住囚车的行进路线,顿时将道路围的水泄不通,囚车寸步难行。下一刻,民众竟自发的齐齐跪下,高呼道:“请陛下开恩呐!请陛下开恩!”

监斩官何时见过这等阵势,立刻派人回禀国王,请国王指示。

议政銮殿。

“什么?百姓这是要造反么?如果封天岳没死,那是不是随时可以篡权了!”宁国崇勃然大怒,自己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竟然遭此变故。

“陛下,请赦免封家?”

“请陛下开恩!”文武百官竟然齐齐下跪。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也想跟着反了不成?”

“臣等不敢,望陛下三思,收回成命。”

“谁再为封家求情,同罪!”

殿内顿时鸦雀无声,百官长跪不起。

“你们都起来!跪着算什么?”

仍然是百官皆跪。

“好!好!好!”宁国崇脸部肌肉抽搐。

“传令御林军,清理街道!鸦风!”

“臣在。”銮殿中央突兀出现一位黑衣男子。

“你去监斩!”

“遵命!”随后一道黑影便飞出皇宫。

百官面面相觑,看样子国王陛下是一意孤行要处死封氏全族了,连贴身侍卫都派出去了。

街道。

重燃希望的封家七十六口以及情绪激动的民众没有等来那应到的奇迹,而是等来了全副武装的御林军,封家的人瞬间心灰意冷、面如死灰,而百姓情绪更加激烈了。

御林军迅速冲入人群,普通民众怎么能和武装到牙齿的御林军相抗衡,短短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御林军便将民众推开到街道两侧,为囚车清理出了一条三米宽的窄道,几个情绪激动的民众冲回到过道上竟被御林军乱杖打倒在地拖回至人群之中。囚车重新向前缓缓开动。监斩官暗道,看样子陛下是真的是杀意已决啊。

在群众的高呼开恩的声浪之中,囚车的步伐没有再停止,按照常理囚犯是要在城内游街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监斩官哪里还敢游街,带领囚车队伍选了最近的一条街道径直向法场前进。耽误了行刑时间就不是他监斩官乌纱帽能不能保证的问题了,自己这颗项上人头能不能保住还要看国王陛下的心情,显然按照现在国王陛下的心情自己要是耽误了行刑时间就要当封家的陪葬了。

虽然民情激愤,但没有影响囚车的行驶速度。囚车内,华玉儿低声对自己的子女说:“你们的父亲是民族大英雄,他死得不值!国王如此凉薄,他怎么配得上让你们的父亲为他征伐天下!我死了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他!孩子们,即使是在鬼界,娘亲也一定会照顾你们的!我们永远是一家人!我永远是你们的娘亲,你们要为你们的父亲骄傲、自豪!”

姐弟俩看着母亲,并没有能回应母亲,他们年龄太小,这种变故已经让他们的精神遭受重创,他们马上就要从掌上明珠、第一天才变为身首异处的尸体,这种打击哪一个孩子能够承受的起呢?

“你们两个不要给你们的父亲丢脸,哪怕是去赴刑,你们也要挺直腰杆,我们封家的人,永远是骄傲的!我为了嫁给封家自豪,你们也应为了生在封家而感到骄傲,看到外面的百姓了吗?我们封家哪怕逢此变故,也必然流芳百世!记住,你们是封家的孩子!”

“知道了,娘亲。我是封家的独子,我以父亲为荣!”封辰泽表情严肃,坚定认真。

“娘亲,我不怕了,我们都是封家人,我们封家忠诚果敢,是国王昏庸无道!”封辰汐也擦干了脸上的眼泪,直视着娘亲。

“好孩子……”华玉儿紧紧抱住两个孩子,不知是因为骄傲、还是因为欣慰,眼泪情不自已流了出来。

囚车终于开到了法场,民情依然激愤,封家七十六口跪在法场之上,监斩官看了眼时间,将斩令牌向下一扔,道:“行刑!”

封家七十六口竟然突然跪直身子齐声大喊封家家规:“封家人,忠义孝礼,顶天立地!”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嘉兴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石嘴山治疗龟头炎医院
百色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嘉兴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石嘴山治疗男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