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深州信息网 > 游戏

反进化论第一卷畜生道第一百三十一章黑市初显

发布时间:2019-11-21 06:36:59

反进化论 第一卷 畜生道 第一百三十一章 黑市初显

看着眼前的大包子,涂影摇了摇头:“给你十秒吃完,然后上车。”

林庸不屑一顾,继续津津地有味地往嘴里送着包子。

轰~~!

涂影的车猛地往前窜出了一个车位。

“我靠,你来真的!”林庸赶紧将包子往嘴里塞。

涂影将头盔带上,冷冷地说道:“五、四、三……”

“啊呜~等嗯~等嗯!!湿完啊!我湿完啊!”林庸将最后一个包子使劲塞在嘴里,将袋子往垃圾桶里一丢。

“二、一!”涂影二话不说立刻扭动油门,摩托车咆哮着往前窜出。

“胡影!等嗯~!”林庸话都说不清楚了,直接纵身一跳,在摩托车经过自己的瞬间,一脚跨上了后座,身体不由自主地失衡,林庸本能地往前一抱!

“流氓!你抓哪里?!”涂影大喊道。

“啊~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手上还有一个包子没吃完呢……”林庸赶紧收回手来,手上还残留着刚才柔软的触觉。

涂影气到:“坐后面一点儿,别贴着我!”

林庸开玩笑地回应道:“谁想贴着你?屁.股这么大……”

涂影听完,一气之下,一肘子就往后敲去,把林庸直接敲出车外,跌在人行道上,路上的行人都看呆了。

涂影回头看了一眼林庸,远远说了一句:“自己来市海顿酒店找我!”之后一轰油门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嘶~!诶哟!”林庸从地上爬起来揉着摔疼的肩膀,妈的,玩笑开过了……咦?

林庸抬头一看,只见二十多个路人将自己围在中间,一个大妈哆哆嗦嗦上前来询问道:“小伙子,你没事吧?”

林庸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没事儿!谢谢大娘。”

大妈语重心长地说道:“这都没事儿?以后少和女朋友吵架,危险!”

…………………………………………………………………………

一个小时后,林庸怒气冲冲,闯进海顿酒店涂影所在的房间。

“涂影!我……”

一进门,看见涂影那对绝美而冰冷的双眼,林庸心里的气一下就泄.了半截。

涂影蹲在房间窗边的一架大大的望远镜前,对林庸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同时用手扶住了耳机。

她在听什么?林庸有些好奇,聚集耳力对准了涂影的耳麦,只听见里面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

“你说什么?你发现了林小同?”

林庸一下子呆在原地,是谁!竟然知道自己曾经的名字。

“三爷,千真万确,从易开市调去首都的一个民警发现的,在机场的监控录像中,此人从各个角度来看,都和林小同的外貌特征完全一样。”

林庸猛地冲到了涂影的身边,蹲下来与她仔细地听着。

“上天让他从我手心里跑了

,这时候又把他还回来,呵呵,有意思,你把照片发过来,我看一看,有最新的消息马上告诉我。哎……这段时间不太平啊,我收到风声,说是首都那边竟然为我成立了一个专案小组。看来,我们还是得收敛一点。”

“三爷,要我们给方部.长打个吗?”

“不用了,让他们查吧,不查出点什么,他们不会罢休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好好的藏起来,一点小事,他们倒不敢动我。你去通知几个把头,最近的生意都放一放,钱是赚不完的,但命……只有一条。”

“知道了三爷。”

之后耳机里空荡荡没了声音。

涂影放下耳机,正看见林庸出神地望向自己。

林庸指了指耳机:“你……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这段录音?”

涂影站起身来:“这不是录音,是监听设备,另一头,藏在左三房间的沙发下面。他就是之前追杀你的人吗?”

林庸低下了头:“是,而且他还派人,杀了庄老的儿子儿媳。”

“你见过他吗?”

林庸摇摇头:“没见过,连上都没有他的照片。”

涂影指了指窗户前的那台立架望远镜,对林庸说道:“来见一见吧,记住他的样子,接下来的任务里,将全部以他为中心。”

林庸走到望远镜前,才发现自己身在海顿酒店的三十八层,而对面几百米开外,正对着全易开市最高的大厦,望远镜直直地瞄向了那大厦的顶层。

林庸将眼睛凑到了望远镜前一看,只见对面顶层的巨大的阳台边,站着一个穿着红色睡袍的老人,他手杵一根龙头拐杖,指尖衔着一根雪茄香烟,一边吐着烟气,一边看向整个易开市的璀璨夜景。

黑暗中林庸看不清他的面容,却感觉从身形上,与自己杀死的黄毛有一缕相似。但不同的是,这老人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林庸轻轻移开了眼睛,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就是他!将自己逼到了绝路,不仅是自己,还牵连到了自己身边的人。林庸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对面去,让他血债血偿!

林庸忍着气对涂影说道:“见完了,任务是什么?”

涂影揉着太阳穴:“任务很简单,监视他,直到他与‘基因黑市’接头。”

“那他要是永远不接头呢?!”林庸心中的怒火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

“那我们就回去,警方会来解决后续的问题。”

林庸这才发现,涂影双眼都带着血丝,全身都透着一股疲惫。

林庸走上前问道:“我来之前,你都是一个人在监视他吗?你坦白告诉我,你有多久没有睡过觉了。”

“不要你管。”涂影强撑着想要带上耳机,却被林庸一把抢了过去。他冲到洗浴间拿了一块毛巾,用热水打湿后拧干,回来递给了涂影:

“无论你要不要,我都得管!你去好好休息一会儿,剩下的我来。在我身边,绝不能让女人先倒下。”

涂影望着林庸坚定的眼神,轻轻别过了脸去。接过了毛巾抚了抚面颊:“那……我们轮流值班,每人十二小时,为防止突发状况,我已经定了隔壁的两个房间,我们轮流休息。尽量不离开这里。”

………………………………………………………………………………………………

监视任务是非常枯燥乏味的,人的精神高度集中,否则很可能会漏掉真正关键的信息。

但林庸做梦也没想到,这一守,就是一个月!

这段时间里,林庸和涂影几乎全天候围着左三转悠,从外出到睡觉,无条件跟踪他的一切,甚至林庸可以说,连左三多久换一次内.裤,他都已经了如指掌!

每天瞪着大眼看着仇人逍遥法外,林庸真是越呆越窝囊,几次向骆尚提出逮捕意见,却都被骆尚回绝了,理由很简单,必须隔断世界“基因黑市”在中国的发展。

而轮回中的林庸也已经渡过了自己最黑暗的那段时间,经过长达四十五天的成长,现在他已经长城了一只雏形小海龟,虽然还在蛋壳里,却已经能透过蛋壳,听到外面的海浪声,距离破壳之日,也不远了。

呼噜噜噜~~~

林庸大口地吸完方便面条,看了看时间,晚上八点三十三分,而林庸现在吃的却还是自己的早餐,他洗了把脸振作精神,推门来到监视室里。

一进门,林庸却看见涂影戴着耳机靠在窗边睡着了。林庸走上前去一看,窗外的霓虹映在涂影憔悴容颜上,显得格外美丽。林庸摇了摇头,这涂影确实是累坏了,一个月以来每天只睡几个小时,换做谁也受不了啊。

他轻轻将她的耳机拿了下来。林庸不忍心打搅她的睡眠,而是冒着被她狠K一顿的风险,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涂影的肩上。

“臭流氓……”涂影轻声地呢喃到,这可把林庸吓坏了,仔细一听,涂影心跳平稳,长长的睫毛还紧紧地闭着。

妈的,做梦都在骂自己,你说她到底是有多恨我?林庸戴上了耳机,原本以为又是风平浪静的一夜。

就在这时,耳机里传来了一段特别的铃声。

左三的铃声林庸非常清楚,而这段铃声林庸却第一次听到。林庸不禁提起警觉,通知总部进行内容转录。

左三的声音非常郑重:

“……喂。”

一个英文口音从另一头传来,十分低沉,却全是让人颤栗的气声,仿佛来自于地狱的最深处:

“喂……左先生,好久不见。”

“亚巴顿先生,我们可从没见过。”

对面的声音吐字非常慢:“不,如果左先生记得你给我的承诺,那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见面了……你想要什么?”

那声音一笑:“你还记得你在我这里购买的药剂吗?怎么样?很棒吧!”

“亚巴顿先生,我已经说过了,使用药剂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他生或死,你比我更清楚!我想,是你巴不得他死吧?”

左三似乎有些惧怕:“……我给他的任务已经失败了,我和他再无瓜葛。”

“但是你和我有!用了我的药剂,就是将生命出卖给我。那可是B级药剂啊,如果你交不出这个人来,那么,我只能亲自来取你的灵魂了。”

左三爷半晌没说话,好久才说道:“不,亚巴顿先生,给我五天时间,我将他带到香港。”

“五天?你只有三天!”

啪,对面果断地挂掉了。

昆明癫痫治疗较好医院
云南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陕西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九江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北京市房山区城关地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